27bxbx.com 本站最新域名,请及时收藏!

当前位置:首页 » 小说版块 » 家庭乱伦 » 受傷的妹妹

受傷的妹妹
上一篇:奪取美母下一篇:寡婦的愛

真是好不容易才熬到下課,還有一節課就要放學了。想到放學後和小梅的約

會,哇考!我恨不能狠狠的給那物理老師一拳,讓他下節課上不了才好。



一邊想入非非一邊向廁所走去,蹩足了一泡尿真是難受。



“請問……”一個細小的聲音穿入耳鼓。聽不出是誰,大概不是在叫我吧。

管他呢,先去方便一下再說。我並沒有回頭。



“請問,是小雷學長嗎?”這次的聲音好像大了一點,不過若不是叫我我可

真不會注意。我掉過頭,這是誰呀!早不叫完不叫,偏等老子尿急的時候。



“學長好。”一個個頭不高、長的很嬌小的女生站在我面前。有些發黃的頭

髮被梳成兩條小辮搭在肩頭。大大的眼睛,細細的眉毛彎彎的像兩道新月。嘴角

微微的翹著,幾顆雀斑讓她看起來更是玲瓏可愛。



“啊,我就是。你是……??”我搜遍了腦殼也沒想起來在哪裡認識了這麼

個可愛的學妹。



“我是小雪的同學。我叫藍彩雲,學長叫我小雲好了。”小雲靦腆的說道。



“你找我有什麼事嗎?”我好奇的問,先忍一忍聽她怎麼說。

“小雪……小雪她出事了。”小雲怯生生的說。



“什麼?!雪兒她怎麼了?”像是胸口挨了一悶棍,雪兒她……她怎麼了?

我一把抓住小雲的肩頭。



“她上體育課時從平衡木上摔下來了。”小雲低著頭小聲說道。



“啊,她現在怎麼樣了?”我急忙問道。



“學長,好痛。”小雲似乎感到我的兩手抓的有些用力了。



“對不起,對不起,那你快說雪兒現在在哪裡?”我忙鬆開手,低頭問道。



“她在醫務室……”我剛才大概是太用力了,小雲一副快哭出來的樣子。



我急忙掉頭往樓下的醫務室跑去。雪兒,我的雪兒你怎麼這麼不小心呢,要

是摔壞了可怎麼辦啊!



“等等我啊!學長……學長……”腦後傳來小雲的喊聲。



我急奔到醫務室門口,房門緊閉著。使勁推了一下推不開,正要敲門時背後

響起小雲的喊聲。



“學長,剛才醫務老師進去了,說不讓別人進去打擾。”小雲氣喘籲籲的跑

到我跟前。



“小雲,她怎麼會摔下來的?”我問道。看來一時半會兒還進不去呢。



“小雪,她……她從今天早上就沒精打采,一副魂不守捨的樣子。”小雲答

道。



“她病了嗎?”我問道。



“好像不是病了,要是病了她會和我說的。我們是最要好的朋友了,以前她

不舒服都會告訴我的。可是這次我問她,她也不說。上課一個人發呆,老師提問

都不知道。”小雲說。



“怎麼會這樣呢,有人欺負她了?”我問。



“沒有啊,今天一天我都和她在一塊的。不過她好像有什麼心事,總也不說

一句話。體育課根本沒看老師怎麼做的,所以就……”小雲說著說著哭了起來。



“啊,沒事。有我在這裡,雪兒不會有什麼事的。你也別哭了,真是謝謝你

呢!”我連忙安慰道。難道雪兒是為了我?昨晚半夜才回家,今天早上也沒見到

雪兒。咳。望著哭泣的小雲我心裡好似一團亂麻。



“學長,小雪總和我說起你。說她有個疼愛她的哥哥,所以我來找你了。”

小雲收住哭聲小聲說道。



“咳,我算什麼好哥哥呀……”我長嘆一聲。



“學長,今天上課小雪一個勁的在本子上寫你的名字呢。學長是不是和小雪

吵架了?我知道小雪是很喜歡學長的。”小雲擡起頭看了我一眼,迅速有把頭低

了下去。不過我還是能看見那紅潤的臉頰。



“啊,是嗎?”我不禁心裡一陣的酸痛。雪兒愛我愛的那麼深。可是我……



“學長?……學長?”小雲的呼喚聲把我從冥想裡拉了回來。



“學長也很喜歡小雪吧?你們兄妹倆的感情真好。可惜我就沒有那麼好的福

氣……”小雲說著又掉下兩滴晶瑩的淚珠。



“……?”她難道想起了什麼心事?正要問時,醫務室的門打開了。裡面走

出來一位年輕的醫務老師。穿著一件白色大褂,高窕的身材,現露出女性成熟的

魅力。烏黑的頭髮挽在腦後,薄薄的鏡片後面一雙動人的眼睛。如此美女真是少

見,以前怎麼不知道醫務室還有這麼個漂亮醫師。



“老師出來了。”要不是小雲的一句話,我差點忘了來此的目的。



“老師您好。”我走上前去禮貌的打了聲招呼。



“你是?”女醫師疑惑的目光看著我。



“啊,我是小雪的哥哥。她怎麼樣了?有什麼事嗎?”我連忙解釋道。



“小雪?小雪,噢,裡面那個女生吧。”女醫師似乎明白了。



“是的是的。她不要緊吧?”我問道。



“你是她的哥哥?她的腿骨折了,可能要休息一段時間。其他的沒有什麼大

礙,不過她的心情好像不大好。你進去陪陪她,不要多說話。也不要讓其他人打

擾,她現在最好休息。我還要去上課,下課我回來要是沒有別的症狀你再帶她回

家。”女醫師看了看我扭身走了。



“我先走了,上課已經遲到了。”小雲在旁邊說道。



“啊,謝謝你了。快點上課去吧!”我說道。



看著小雲跑遠的身影,我輕輕推開房門。屋裡一股濃重的藥水味道。迎面是

個屏風,裡面啥也看不清。我輕輕的反鎖上房門,以免別人打攪。走過屏風看見

可憐的雪兒閉目躺在床上,好像睡著了。



雪兒左腿打著石膏半吊在床邊的掛鉤上,身上穿著紅色的運動衫和短褲。蒼

白的小臉在燈光下令我裡一陣刺痛。



“哥……哥哥……”一行淚水從緊閉的雙眸邊緣滑落下來。夢境似乎對她不

公,緊皺的眉頭訴說著雪兒對我情意。



“雪兒,我的好雪兒。好妹妹,哥來了。哥在你身邊呢。”我急忙跑過去坐

在床頭,一手握住雪兒的小手,一手憐惜的撫摸著妹妹的額頭。



“雪兒,哥在這裡,哥永遠在雪兒身邊。”望著妹妹若人憐愛的面孔,我低

下頭將嘴唇印了上去。一顆淚珠滑過我的臉龐落了下去。



“哥?!”



聽到雪兒的聲音,我連忙擡起頭。



“哥,你怎麼來了?”雪兒睜開眼睛,有些不相信的看著我。



“雪兒,是哥呀。我在這裡呀雪兒,還痛不痛了?”我連忙問道。



“剛剛還痛,現在不痛了。有哥哥在,雪兒就不覺得痛了。”雪兒緊抓著我

的手忘情的說。



“雪兒好乖,哥哥在這陪著你。等醫師回來後咱們就回家去。”我望著雪兒

說。



“哥,你怎麼哭了?都怪雪兒不好,害哥哥擔心了。”雪兒將我的手捧到臉

旁傷心的哭起來。



“雪兒,雪兒,不要哭了。這麼大了還哭好難看。”我安慰道。



“哥,雪兒不哭了。雪兒現在明白了。”雪兒展開眼淚汪汪的美目,看著我

說。



“雪兒,明白什麼了?是不是哥哥很壞?”我問道。



“雪兒想通了。”雪兒慢慢的說。



“什麼?”我抽出右手替雪兒擦拭著淚水。



“哥哥人這麼好,又長的這麼帥,當然有好多女孩子喜歡哥哥了。”雪兒微

笑的說,佻皮的眼神掃去了剛才的憂愁。



“雪兒,你在說什麼呀。”我問道。



“哥,雪兒想了。只要哥哥心裡有雪兒,哪怕一點點就好。雪兒就滿足了,

哥哥的心也分給別的女孩吧,不然她們肯定也會傷心的。”雪兒深情的說。



“雪兒,我的好雪兒……”我激動的話都說不出來了。



“哥,你是不是很喜歡小梅姐呀?她長的那麼漂亮。”雪兒偷偷的問道。



“啊,雪兒。這……這,是有一點點喜歡啦。”面對雪兒的真誠我連撒謊的

勇氣也沒有了。



“嘻嘻,哥哥好花心呀!”雪兒笑道。



“好啊,臭雪兒,竟敢笑話我。”我被說的心裡說不出的甜美,迅速一個俯

身吻在妹妹的小嘴上。一條溫滑的舌頭突破了我的牙關,癢癢的騷動著我口腔,

吮吸著柔軟的舌尖慾火在我的體內燃燒著。



雪兒似乎察覺了我的變化,伸出隻小手按在了我的下身。



“啊,雪兒。不行,這裡是學校啊!”我慌的坐起身,怕再下去一發不可收

拾。



“嘻嘻,哥。讓雪兒幫你吧,這樣多難受呀!別忘了雪兒在哥哥面前可是壞

女孩呦。”雪兒依然不願停手。



“啊,雪兒……”慾火燒的我再也想不起來什麼了,站起身來走到床頭。



“哥,我幫你弄出來吧!”妹妹伸出小手打開我褲子前面的拉練,將我的寶

貝從內褲裡拽了出來。



“雪兒,快……快幫哥爽一下。”我不顧一切的說。



“遵命!”雪兒抓住我的肉棒認真的套弄起來。



“啊!哥,棒棒越來越大硬耶。雪兒好喜歡。”雪兒看著眼前的肉棒興奮的

說。



“雪兒,快點……再快點。”我喘息的道。



“哥,雪兒想……想舔舔它行嗎?”雪兒一邊套動一邊擡起頭挑逗的問道。



“啊,雪兒。當然可以啊……雪兒,哥好喜歡呢。”我聽了雪兒的問話,激

動的顫抖了一下。



“讓妹妹嚐嚐哥哥的棒棒好不好吃。”雪兒完全拋開了淑女的面紗,淫蕩的

笑著,低頭伸出舌尖在我的大龜頭上輕輕的舔了一下。那感覺比手指還要刺激的

多,馬眼處隨之透出了一滴精水。



“哇,好好呀!哥的棒棒在雪兒手裡跳舞呢!”雪兒握著我那不住抖動的肉

棒輕聲喊道。



“啊……”我舒服得幾乎暈倒在地。



“哥,想不想妹妹用嘴幫你弄呀?”雪兒嬌聲問道。



“好雪兒,哥哥等不急了。好妹妹,別再逗哥了……快幫哥弄吧!”我急忙

應道。



望著紫紅的龜頭一點點的塞進妹妹紅潤的小嘴,我的魂魄幾乎爆裂開來。雪

兒熱呼呼的口腔包圍著我的肉棒,牙齒不斷的刮弄著龜頭,舌尖在嘴裡顫抖著撥

動酸楚的馬眼。肉棒在雪兒嘴裡慢慢的吐出又慢慢的吞進,強烈的觸覺讓我不自

覺的挺動著屁股,就這樣進進出出,屋裡彌漫著淫蕩的氣息。緊張的空氣包圍著

我和妹妹,隨時會被人發現的刺激更加激起了我的慾火。



“啊,雪兒,真好……哥快爽死了。”我幾乎快喊出來了。



“哥,妹妹的嘴都含不過來了,哥哥的棒棒好大呀!燙燙的,好好味呀!”

雪兒貪婪的吮吸著,不時嬌喘的挑逗著我。



隨著龜頭在濕潤的口腔中不斷的摩擦,舌尖不斷對馬眼的騷動,肉棒急劇的

膨脹起來。我漸漸感到有些控制不住了。



“雪兒,好妹妹,哥要出來了……”我抓住雪兒的頭,近似崩潰的邊緣。



“啊,哥……哥的棒棒插的妹妹嘴裡好爽啊。哥,射出來呀!射在雪兒的嘴

裡吧!我想要嚐嚐哥哥的精液呀,就讓妹妹的小嘴接受哥哥的洗禮吧!”雪兒嗚

咽的說,嘴裡依然舔食的我的肉棒,發出嘖嘖的聲音。



“噢……啊……”我的肉棒在妹妹加快套動的小手中,如決堤的洪流一股腦

的射入了雪兒的嘴裡。妹妹使勁的吮吸著我的精液直到最後一滴淌進她的嘴裡,

一股白色的精水混合著妹妹的唾液,沿著她的嘴角順著下巴流淌下來。



妹妹吐出已經軟軟的肉棒,擡起頭舔了舔嘴唇,拋來一個嬌媚的笑容。白色

的精液粘黏在紅紅的嘴唇上,顯得格外的淫亂。



“啊……雪兒。”我長長的出了一口氣,掏出手紙幫她擦拭著嘴邊的黏液。



“哥,能讓哥哥舒心妹妹好高興。”雪兒捉住我軟掉的雞巴,認真的將上面

殘留的精液舔個乾淨。



“哥,喜歡雪兒這樣做嗎?這是雪兒和哥哥之間的秘密。嘻嘻!”雪兒擡頭

一邊微笑的看著我,一邊用手搖了搖我的肉棒。



“雪兒,哥當然喜歡了。對!這是哥哥和我的好妹妹之間的秘密。”我欣慰

的用手指掛了一下雪兒小小的鼻尖。啊,這回一股強烈的尿意沖上來。我連忙將

肉棒塞回褲子裡,轉身往外走。



“哥,幹嗎去?”雪兒驚道。



“呵呵,哥尿急。”我難堪的答道。



“嘻嘻,哥哥不害臊,剛尿完又要尿尿。要不要再來雪兒嘴裡啊?”雪兒紅

著臉笑道。



“死丫頭,等我回來再收拾你。”我連忙奪門而出。



“哥,快點回來呀!我想回家了。”身後傳來雪兒溫情的呼喚聲。
上一篇:奪取美母下一篇:寡婦的愛